设为首页
珍藏本站
在线投稿
接洽我们
   海内同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当地·时政 | 疾速赢利蹊径 | 致富好项目 | 致富赢利蹊径 | 社会 | 实际 | 法制 | 文明 | 疾速致富蹊径 | 旅游 | 学习教诲 | 州里社区 |
专题 | 海内·国际 | 康健 | 文娱 | 找致富好项目 | 时髦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如今的地位是:首页 >> 三塔文史 >> 注释
 

国宝级文献:南诏大理国手写白文佛经

2014-01-29 阅读: 来由:大理日报A3版 作者: 编辑: 
 

    ⇨ 王 锋
    在大理市凤仪镇南部,有一个小村落坐落在崎岖升沉的山峦之中,名叫北汤天村(一写作北荡天村)。村落里90%以上的人家都为董姓。在村落中部北侧的山脚下有一座寺庙,这便是著名的大理法藏寺。寺东向,大殿5开间,宽19米,进深4间,深13米,抬梁式布局,单檐歇山顶,高8米。寺北10米处建有董氏宗祠,东向,四合院式,正殿3开间,宽11米,进深4间,深6.6米,抬梁式布局。法藏寺创立于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历代已经维修,为元末明初赵州密教大阿吒力董贤及先人流传密教场合。董贤于永乐十年(1412)进京朝见,赐封国师,以是法藏寺也俗称“国师府”。寺内原藏有南诏、大理国写经和元刻普宁藏、碛沙藏佛经及滇刻华严经3000多卷册,明初镌刻的菩萨、天王等6躯,为省内仅见。董氏宗祠为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创立,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曾补葺。祠西壁嵌有自负理国段思平的智囊董伽罗起至清光绪十八年(1882)董氏家谱6方,是研讨大理地域释教密宗(阿吒力)的贵重史料。1987年12月,法藏寺及董氏宗祠被云南省人民当局宣布为第三批省级重点文物掩护单元。
    法藏寺及董氏宗祠的紧张代价,不但在于它是凤仪以致大理地域生存较早的修建,有明初的释教雕像,更紧张的是这里已经收藏了白族历史上最为贵重的国宝级文献——南诏大理国手写佛经。这是凤仪董氏家属对白族文明的宏大孝敬。
    1956年,闻名学者、社会运动家费孝通老师领导天下人大民族委员会云南多数民族社会历史观察组来大理观察,与白族学者李家瑞等老师一道,在凤仪北汤天村法藏寺董氏宗祠观察。观察历程中,在大殿的两个木橱里,偶然中发明两批古本佛经,数目达3000多册。此中,南诏大理国时期的写本经卷共20卷轴。此中《护国司南抄》卷第一为一残卷,卷尾有一行非常名贵的笔墨:“时安圀圣治六载甲寅岁朱夏之季月也”。“圀”即“国”。《南诏别史》载,唐昭宗光化二年(相称于公元899年),郑买嗣纂蒙氏国,自主称大长和国,改元安国,安国六载应是公元908年。其他写本佛经也大要为同期间或稍晚。这是迄今云南发明的年月最早的写本佛经,价值千金,可谓二十世纪五十年月白族地域文物考古的最大发明。
    这批南诏大理国手写佛经的贵重,起首在于其历史长远,纸质文献可以或许生存近千年,曾经是国宝级文献。其次,因明代在云南实验文明独裁,放肆焚毁云南中央文献,白族地域明代曩昔的书面文献基本被毁,这是南诏大理国研讨缺乏历史文献的基础缘故原由。董氏二十四世祖董贤撰《赵州南山大法藏寺碑》中纪录:“(洪武十五年壬戌春)天兵出境,经藏毁之。余等俭岁之中,救得两千余卷,安于石洞……”,南诏大理国手写佛经显然便是这批幸运躲过磨难的经藏的年月最早的一部门,其代价无须赘言。其三,最值得细致的是此中一些经卷,包罗《仁王护国般若波罗密多经》(残卷)、《通用启请仪轨》(残卷)《大灌顶仪》(残卷)、《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好事经》(残卷)、《佛说灌顶药师经疏》(残卷)、《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序》(残卷)、《礼佛后悔文》(残卷),其注释的华文经句右侧有朱笔旁注,卷尾有篇幅犬牙交错的朱笔疏注。这些旁注和卷尾注疏的笔墨性子,不停遭到高度存眷。有的学者以为,这些注疏笔墨,是释教徒用汉字减笔、特定标记或省略汉字部件等要领来表明佛经,素质上照旧华文,誊写的是汉语;而更多的意见以为,这些注疏笔墨用汉语无法读通,应是白文。2008年,国务院答应颁发第一批《国度贵重古籍名录》,《仁王护国般若波罗密多经》5号卷、6号卷以“白文文献”当选,标记着南诏大理国手写佛经注疏笔墨为白文的意见曾经得到广泛承认。
    南诏大理国手写佛经这种用白文表明华文佛经的情势,恰好映证了昆明筇竹寺元代翰林修撰杨载《大元洪镜雄辩法师大寂塔铭》中“师俗姓李氏,以僰人之言为书,于是其书哄传,解者益众”的纪录,阐明南诏大理国以来释教徒已经借助白文来宣媾和流传释教教义。在誊写标记方面,手写佛经的注疏笔墨也切合汉字系笔墨晚期生长的特点,即以假借汉字为主,同时利用汉字省略、变形、增损汉字笔画等要领来誊写,尚未构成以形声法为主的造字形式。写经中的不少字符与白文的其他历史文献雷同,并不停相沿至今,如“丘”字读为het(本专栏文章的白语读音用拼音白文誊写,以下不再逐一注明),意义为“内里”等。关于南诏大理国白文写经的白文标记,可拜见赵衍荪老师《浅论白族笔墨》(载《云南民族语文》1989年第3期)。
    南诏大理国手写佛经的白文不但字数多,篇章完备,且誊写标记前后同一,誊写流通。作为白文生长晚期的贵重文献,手写佛经的发明,使白文的历史存在成为学界共鸣,也使人们对白文的历史生长有了更深的相识。但由于写经的年月较为长远,其时记录的古白语与当代白语在布局上已有基础的差别,因而释读事情面对宏大困难,亟待学术界团体攻关加以破译。

上一条旧事:
下一条旧事:

 
 
           
旧事办事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登载的旧事﹑信息和种种专题专栏材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全部,未经协议受权,克制下载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