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珍藏本站
在线投稿
接洽我们
   海内同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当地·时政 | 疾速赢利蹊径 | 致富好项目 | 致富赢利蹊径 | 社会 | 实际 | 法制 | 文明 | 疾速致富蹊径 | 旅游 | 学习教诲 | 州里社区 |
专题 | 海内·国际 | 康健 | 文娱 | 找致富好项目 | 时髦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如今的地位是:首页 >> 休闲 >> 注释
 

蟀声悠悠书香飘

2018-09-26 阅读: 来由: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李光乾
    夜读是件赏心乐事,在蟀声里夜读更是其乐无量。
     我家天井的草丛、柴堆、瓦砾是蟋蟀的乐土,每到薄暮时分,蟋蟀便大展歌喉。每每是此起彼伏,力争上游,大有你方唱罢我退场之势。于是,我就在蟀声中开端睡前一小时的夜读。几十年来,那一个个寥寂冷静的秋夜便是如许渡过的。多心爱的小精灵啊!正是有它们相伴,夜读才别无情趣。
     但是先前我却对蟋蟀抱有偏见。
     大凡念书人都盼望有个平静温馨的念书情况,由于念书的兴趣及书中的百般原理是要在静观默想中逐步咀嚼的。而蟋蟀却不达时宜地闯进我的生存,打乱这种清静。
    这不,还没进入国庆节,那些在绵绵秋雨中无处立足的蟋蟀便人山人海地钻进我的睡房大展歌喉,吵得我心乱如麻。睡房不是“中国好声响”的舞台,我也不是手握大权的评委,蟋蟀来此展现才艺,岂不是“拜旨走进吕祖庙--走错门了”么?于是我又敲桌子又打门窗,对这些不速之客下达逐客令。但是这些在文人笔下满盈灵性,宋时身价二三十万文钱,现在在京津一带卖到一两百元一只的小虫却一点也不灵,它们不知本身以“吱-吱-吱-”“唧-唧-唧-”的歌声吸引异性时,会影响我学习,也不知本身浪迹天涯,在他乡谈情说爱会有“不遑启居,无家之故”的担心。实在蟋蟀基础没有想这么多,它们是四肢兴旺,头脑简朴的高等植物,但随遇而安,适者生活的本领比人类还强。一旦进入我这间冬暖夏冷的土屋,就再也不肯脱离了。
      实在蟋蟀进屋并非从我开端,而是有两千多年历史。《诗经·豳风·七月》中有:“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玄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可见,蟋蟀入室鸣叫是季候使然,而非与我尴尬刁难。由于秋日事后,隆冬就要到临,蟋蟀也要找一个暖和宁静的中央过冬啊!既云云,我何须铭心镂骨,自寻懊恼?
      于是我将婉转的蟀声当唢呐,响亮的蟀声当笛音,高兴的蟀声当琴瑟。当抑扬抑扬、响亮动听的蟀声在耳畔回荡时,我就悄悄地在书海里翱翔。要是说“碧纱待月春调瑟,红袖添香夜念书”,是现代很多念书人的一个优美浪漫的理想,那么,月落乌啼霜满地,蟋蟀相伴夜念书,则是我念书时的写照。固然我的物质生存是缺少的,至今仍住在大略寒碜的土屋里,但精力生存却分外富厚。我可在书山寻幽探胜,逐步享用五千年韶光酿制的精力盛宴;也可在梦中与老庄对话,听孔孟论道。一想到念书、做梦另有这些心爱的小精灵相依相伴,先前对蟋蟀的偏见就云消雾散。

上一条旧事:
下一条旧事:

 
 
           
大理日报社旧事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旧事职业品德监视告发德律风:0872-2172369
本网所登载的旧事﹑信息和种种专题专栏材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全部,未经协议受权,克制下载利用。